李国庆、马斯克、罗永浩人物消息

李国庆行拘期满后首发声 立誓接管当当免遭毁于一旦
7月20日讯,近日因当当撬锁事件被朝阳公安分局依法行政拘留,李国庆行拘期满后首发声表示,立誓接管当当,不是为自己维权,是为社会奉献可持续健康高增长企业,免遭毁于一旦。
当当创始人李国庆昨日发布公开信,称现在当当所谓利润增长业绩的背后是靠大幅裁员1300人(其中部分包括正在哺乳期中的妈妈)。李国庆还称,自己会倔强地站起来,掸掸沾在身上的灰土,继续前行,带领当当勇往直前,会继续坚持在法律框架下维护股东权益。
李国庆解释称,自己在今年4月底和7月初两次行动的动机和背景,不是为自己维权,是为社会奉献可持续健康高增长企业。“通过为小股东和受到不公平对待的员工和他们的家人伸张正义,讨回公道,通过共商共建共享以最大激发员工再创辉煌的动能!更为挽救我呕心沥血创立和经营的当当免遭毁于一旦。”
马斯克成世界第五大富豪 福布斯实时富豪榜上的第5大富豪
7月22日讯,由于特斯拉股价不断大涨也让其创始人马斯克的身价一路飙升,在上上周超过股神巴菲特之后,他在富豪榜上又进了一一步,超过了微软前CEO史蒂夫·鲍尔默成为了福布斯实时富豪榜上的第5大富豪。
目前福布斯实时富豪榜上身价在马斯克之前的4人,分别是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奢侈品巨头LVMH掌门人贝尔纳·阿尔诺、微软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和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他们的身家分别为1890亿美元、1138亿美元、1134亿美元和903亿美元。福布斯实时富豪榜的数据显示,马斯克目前的身家为742亿美元,较上周五增加51亿美元。
从公开资料我们得知马斯克完成了私人公司发射火箭的壮举,与此同时他造出了全世界最好的电动汽车。此前,他打造出世界上最大的网络支付平台。埃隆?马斯克是SpaceX、特斯拉汽车及PayPal三家公司的创始人,他远远地将世界甩在了身后。
难以承载抖音电商梦:罗永浩直播带货在重蹈手机发展命运
硕果仅存的中国初代网红罗永浩,站上了直播带货的风口。可高飞锐思想看来,罗永浩直播带货的遭遇与做手机的命运越来越像,轰轰烈烈开始,惨不忍睹收场。
也许现在预言罗永浩直播带货惨淡收场有点为时过早,可是交易数据摆在那儿,暗示了这种发展趋势:4月1日,罗永浩直播带货首秀GMV最终为1.68亿;10天后的第二场直播带货的GMV就直接掉到了3442.7万,比腰斩还严重;从五月份开始,罗永浩直播带货平均成绩继续下行,GMV一般都在2000万左右;六月份,除了趁着618高峰反弹了一下,其他场次都在1000万左右,整个6月完成GMV完成不到一个亿;七月更加惨淡,GMV继续探底,降到了1000万元以下。这些数据预示着罗永浩直播带货在走下坡路,罗永浩也不再是抖音平台直播带货的一哥了,而是沦为了“三哥”。
从做手机到直播带货,罗永浩的跨界动作有点大,但做直播带货确实比做手机更适合发挥他说相声的特长。做手机折腾得倾家荡产,债台高筑的罗永浩,在直播带货风口到来之际,不得不放弃情怀,表面是“交个朋友”,实际是“挣两个臭钱”,希望将自己说相声的特长与互联网发展新风口成功实现合流,以便挣钱还债,重启趋于停摆的梦想。
罗永浩直播带货负重前行,承载了太多希望。直播带货既是他实现人生翻盘的为数不多了的机会,也是入驻的抖音平台实现电商梦的希望所在,甚至还有希望把蛋糕做得更大,分得一杯羹的资本力量,据说最近浅石创投选择投资负责罗永浩直播带货业务的北京交个朋友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了。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残酷。直播带货首秀帮助罗永浩燃起了燎原的希望之火,现在又把这火无情地浇灭了。在经历首秀成交1.68亿成交额(累计)、在线观看4800万人的无限风光之后,罗永浩直播带货的影响力和交易额直线下滑。据最近果集数据的直播电商主播GMV月榜TOP 50数据显示,6月份老罗直播带货GMV仅有6500万元左右,全网排第46位。
这个数据和排名让罗永浩相当尴尬,远低于排名前三的淘宝直播带货一姐薇娅、一哥李佳琦,快手带货一哥辛巴,他们对应的GMV分别为27.4亿、19.1亿、14.6亿元。也就是说,6月份,罗永浩直播带货GMV只相当于榜单前三位的1/40,1/30,1/20。即使在抖音平台上,罗永浩直播带货的成绩也不是名列榜首,而是在张庭和朱瓜瓜之后,六月份,张庭的GMV为1.35亿,全网排名第19位,朱瓜瓜为0.761亿元,全网排名第39位。
这个惨淡业绩,可能要让罗永浩失望了。当然,对罗永浩失望的势力太多了:花6000多万天价签下他的抖音平台,准备投资他直播带货公司的浅石创投,以及掏心掏肺地支持罗永浩的铁杆粉丝——尽管大部分是奔着罗永浩的天才相声而来,但也确实有一小部分很铁。
从全网直播带货三强的GMV来看,直播带货的风口仍在。罗永浩的糟糕业绩,只能归于其直播带货的能力和表现。从4月初投身直播带货以来,罗永浩的技巧和水平是在不断进步,从当初的翻车不断,直播中被看不下去的助手抢镜圆场,到现在插科打诨,巧妙应变,娓娓道来,技术层面讲,罗永浩直播带货已经渐入佳境。可问题也在层出不穷,与他倡导的做人做事的工匠精神完全是两码事。最近,罗永浩甚至被中国消费者协会抓典型,被点名了,称罗永浩在“618”促销活动期间“出轨”,其直播间相同产品的价格比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贵不少,可罗永浩在直播中却宣传自己带的货是“全网最低价”,如罗永浩直播带货中售价2448元的录音笔,其他电商平台只要2398元;某款台灯,罗永浩售价279元,其他平台售269元,明显涉嫌虚假宣传。
做生意,被权威官方机构点名终归是不好的,对其个人形象声誉和平台形象声誉,都是一种直接伤害。那些一步步下滑的数据告诉我们,罗永浩直播带货在短暂风光过后,很快就进入了网民的审美疲劳期,现在则是疲态毕显,风光难再。长此以往,罗永浩还债和把锤子赎回来的兑现将越来越吃力,收购苹果的梦想变得越来越遥遥无期。
当然,对罗永浩最失望的可能就是给罗永浩提供平台和资源,不遗余力地信任他,支持他的抖音平台了。鉴于广告市场不断萎缩和字节跳动不断膨胀的估值支撑所需,字节跳动不得不寻找新的流量变现模式。电商是字节跳动决策层极为认可的战略方向,于618期间成立了一级电商部,抖音也是字节跳动实现电商梦的主要阵地,2020年的KPI考核目标为2000亿,直接对标2019年淘宝直播带货的GMV。在原来规划中,罗永浩是抖音重点扶持的头部主播,直接对标淘宝的薇娅和李佳琦。
现在看来,当初的愿望脱离实际,有些镜花水月。2020年已经过半,正在开启下半场模式。高飞锐思想认为,照此发展下去,至少在今年,罗永浩的直播带货悬了,抖音的电商梦也跟着有点儿悬了。
如果罗永浩直播带货都做不好,也许他的人生和梦想就要搁浅在这儿了。

本文链接:SEO站长网 » 李国庆、马斯克、罗永浩人物消息